天下家,家天下,心与爱一起飞天下
发布日期:2018-01-22 浏览次数:次 字体【

奉献无价、大爱无声。大多数人看到的是航天员的光鲜和荣耀,看不到的是航天员背后,亲人们的默默付出与相随相伴。航天员的家属由衷地为他们骄傲自豪,更理解航天员不只是属于小家,更属于国家;不仅仅是家里的顶梁柱,更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两情若是久长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都说女人结婚是找到了依靠,但对航天员的妻子来说,嫁给航天员则意味着更多的承担。他们常年封闭式训练,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特别是执行飞天任务的年份往往几个月都回不了一趟家,航天员公寓到家属楼只有不到500米的距离,却有两地分居的感觉。但是航天员夫妇之间相互体谅、互相理解,他们之间的感情如磐石一样坚韧。

在航天员选拔过程中,翟志刚爱人张淑静听说自己的体检结果可能会影响丈夫的去留,竟严肃地对丈夫说:“如果因为我的身体问题耽误了你,我就选择与你离婚!”这些航天员的家属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决不能拖后腿,一定要做他们的坚强后盾!

杨利伟的妻子张玉梅认为航天员在外总是展现坚毅果敢的一面,而把温情的一面都留给了家人。神五备战期间,张玉梅每个月都有10天要在医院里度过,每次都是丈夫杨利伟提前开好转院单,把她送到医院办好手续,再赶回航天城继续训练。张玉梅住院时,儿子没人照顾,大队特批杨利伟可以住在家里,每天照顾孩子。每晚10点后,杨利伟再开始他的学习,第二天清晨把孩子送上学校的班车,再赶回去继续训练。

执行神舟六号任务前,费俊龙已到了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而中国航天员中心的心理医生突然给他妻子王洁打电话,询问王洁的心理状况。心理医生说费俊龙出征前特意拜托他找王洁聊聊,疏解她的紧张情绪。王洁觉得在这样的紧张备战前夕,费俊龙还能惦念着她的情况,让她非常感动,多年过去,这个画面一直牢记在她的心里。在发射当天,聂海胜的妻子聂捷琳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任务的5天里,她把家里的电视24小时开着,不放过任何一个与“神舟”有关的消息,半夜突然醒来,也要拿起手机翻看有没有最新的动态。这短短的5天,成为她人生中最漫长的5天。飞船返回那天,当电视直播传来聂海胜走出返回舱的画面时,她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这泪水既是如释重负的宣泄,更是收获成功的喜悦。

航天员刘伯明是一个很热爱生活的人,只要回家就尽量把生活安排的丰富多彩一些,带妻子张瑶去听音乐会、看体育比赛。刘伯明爱沏功夫茶,他总会把妻子和女儿叫到茶桌旁一起喝茶。张瑶觉得这就是一家人在一起最幸福的时光,只要陪伴在身边就是最好的礼物。

比翼齐飞是航天员王亚平和丈夫的浪漫写照,她与丈夫赵鹏相识时都是空军飞行员。王亚平入选航天员后,赵鹏曾经在组织找他谈话时说,愿意停飞,以便更多地担负起照顾家庭的责任,让王亚平安心去飞天。王亚平却说:“如果为了我而放弃你的事业,我也会感到过意不去。你就自由自在地飞吧,我能照顾好自己。”正如夫妻俩约定的那样,他们一个在太空飞,一个在蓝天飞,在各自的领域书写着人生的精彩。王亚平夫妇之间说的最多的情话就是:“好好飞行,注意安全!”

航天员再忙再累心里也始终惦记这个家。只要回家,他们都要拼命地抢着干家务,晚上要哄孩子睡觉,给孩子讲浩瀚无垠的宇宙,讲星辰璀璨的天河,讲中国人飞天的故事,每当这时,家人都能体会到他们的浓浓爱意和细致入微的体贴。陈冬的妻子汪晓燕跟他开玩笑:“你就像一个铁人,平时工作已经那么忙了,每次回来还这么精神抖擞的,不觉得累吗?”陈冬说:“只要能跟家人在一块,回来的时间对我来说就是放松。”

稚子牵衣问 归来何太迟

航天员由于长期封闭式训练,让同是父母的他们与孩子见面的机会并不多。航天员陈冬有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儿子,神十一任务封闭训练阶段,为了安心备战,他和家属把其中一个送回了老家。许久没见到爸爸的孩子打电话问陈冬:“爸爸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不要我了?”

费俊龙的儿子对父亲的印象是热爱家庭、严于律己,是生活的小能手,为祖国奉献的精神让儿子由衷敬佩。

杨利伟在儿子处于青春期叛逆的时候,由于不能经常见面,他每天都会编很长的短信给儿子,坚持了很多年,杨利伟笑说这些短信都可以编成一本书了。

邓清明是目前航天员大队唯一没有执行过飞天任务的首批现役航天员。女儿邓满琪的成长,伴随父亲对梦想的追求与坚持,长大后她主动选择了父亲的事业,成了一名航天人。神十任务时,她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工作。发射的前几天,邓清明作为任务备份乘组到达酒泉时,父女已经近一年没见过面。但因为任务隔离的要求,父女约定每天晚饭后在围墙内散步时,互相看看对方。隔着高高的围栏,邓清明在围栏的里面,女儿在围栏的外面,两人大概离着十米远,她反复说:爸爸,你要加油啊,我们共同努力,不放弃不抛弃。每次见面后女儿转身离去,从她不愿回首的身影中,能感觉到孩子哭了,邓清明的心也酸酸的。

虽然航天员与子女能见面的机会不多,但这些子女对于自己航天员父母都充满了崇拜与敬佩!邓清明的女儿在她的散文《那一年》里写道:“恰巧我碰见记者采访当时正在太空的航天员的子女,于是默默地走开,不懂事的我在你面前哭泣。你心疼地安慰我,郑重其事对我说让我们一起努力奋斗。现在想来,曾经的幼稚给了你多少压力,终于明白你这十多年不为人知的苦与累.......与你并肩奋斗的日子让我迷恋,你永远是我心目中最伟大的英雄,我亲爱的爸爸。”

自古忠孝难两全 精忠报国义投身

在备战神五任务期间,翟志刚的母亲溘然离世。临走前,昏迷多日的她留下最后一句话,“别让三儿(指翟志刚)为我耽误工作”。噩耗传来,翟志刚千里奔丧。“妈,儿子回来了!”他一进屋,就跪在母亲灵前,连磕了3个响头。他妻子说,这个从不掉泪的刚强汉子,那一天紧紧抱着母亲的骨灰盒泣不成声。

神舟六号载人飞行任务前夕,独自抚养聂海胜长大的母亲,突发脑溢血病重住院。聂海胜听说后心急如焚,中心得知后给他特批了3天假。他火急火燎地赶回老家,看到母亲神志不清的样子,一下子就跪在母亲的床前,拉着母亲的手喊道:“妈,儿子不孝,没能照顾好您啊。”归队那天早上,赶飞机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但他迟迟不愿离去,一遍又一遍嘱咐妻子照顾好母亲。

一个人的忠孝选择,折射了一个群体的家国情怀。自古忠孝难两全,航天员虽然不能守在父母床前尽孝,但他们早已把对家人的爱融入到飞天事业中,诠释的是“大忠就是大孝”的军人情怀。

都食人间烟火,谁不儿女情长?航天员心里不是没有家,只不过自己的家是“小家”,筑梦九天的“家”才是“大家”;他们心里不是没有爱,只不过家庭亲情是“小爱”,献身航天事业的爱才是“大爱”。航天员的家属们十几年来追求着他们的追求,坚强着他们的坚强,幸福着他们的幸福,为他们默默守望、与他们终身相伴,心儿永远与他们一起飞!(胡潇潇)

信息来源: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网
(责任编辑:周雁)
分享到:
相关推荐